当前位置:永利官网 > 美术 > 盛世丹青—雪岛中夏族民共和国画精品展在香港(Hong KongState of Qatar展出
盛世丹青—雪岛中夏族民共和国画精品展在香港(Hong KongState of Qatar展出
2020-02-08

在福建省泉州市,一谈论到画家,很多圈内人士就会说起青年画家雪岛。人们对这位来自浙江东阳的画家雪岛的作品很是喜爱,这不是因为他是一家跨国公司企业文化部负责人,也不是因为他是泉州画院的画家,更不是因为他那幅工笔花鸟画作品《凝露》入选2005年文化部主办的第三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而是雪岛的作品有别样的优雅。一提起那幅工笔花鸟画作品《凝露》,雪岛就有很多话要说,他对《凝露》有很深的情结。整整45天,在炎热的夏天,他把自己关在画室内搞创作,画这幅面积达3.5平方米的大幅工笔花鸟画。“真是赤膊上阵呵!”他对我如是说。前段时间,有人想出高价收藏他的这幅画,他差一点动了心,想卖掉算了,思虑再三,最后他还是舍不得卖。为了创作这幅作品,雪岛多次起早上山写生,搜集素材,多次构思,几易其稿。他用浓淡相宜的笔墨,冷暖对比的色调,画出了层次丰富的树林、枝头上快乐的小鸟,把山林早晨那种安静、平和的气氛表现得相当优雅。《凝露》凝结了雪岛太多的心血。雪岛画的小品也格外有特色,他画的狗尾草很受人们的喜爱。他以此为题材,创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其中一幅《临风》2001年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五次新人新作展。雪岛说,狗尾草很常见,大江南北都有,生命力很强,品种也很多。为了画好狗尾草,他到山上采集了狗尾草的种子,把它们种在阳台上,天天仔细观察其发芽、生长的过程,观察其在风吹草动下的姿态。记者发现,在他画桌上的花瓶里,就插着一束狗尾草。和许多爱好画画的孩子一样,1969年生在东阳的雪岛,也是小时候从临摹连环画开始他的艺术生涯的。1986年,他以专业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东阳木雕技校。后来他考进了广州美术学院,在国画系学习人物画。得到了著名画家杨之光、陈根国、方楚雄、周彦生等人的严格教诲,在广州美术学院的几年学习中,他打下了扎实的国画造型基础。在广州学习、工作的几年,他的视野得到了极大的开阔,让他有机会可以和很多知名画家交流。他后来和台湾著名的现代水墨画家刘国松多次通信,向刘国松求教。刘国松认为,雪岛国画传统的东西已学了很多,基础也比较扎实,必须要有所创新,要有所突破。这对雪岛的启发很大。几年来,雪岛一直在思索国画创作如何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如何从传统中跳出来,如何更有新意。2006年8月,雪岛和泉州画院的几位画家,一行8人,花了20天的时间,赴新疆采风,新疆浓郁的风土人情大大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他画了很多人物速写。雪岛在广州美术学院学的就是中国人物画专业,新疆之行,引起了他创作人物画的冲动,他准备在这方面好好地思考一番,进行新的探索。有机会,还将再去新疆。1998年,雪岛到达泉州,进入南益集团后,任企业文化部的负责人。南益集团总部在香港,是一家拥有制衣、机械制造、房地产、娱乐、酒店等实体的综合性跨国公司。2月22日,大年初五,雪岛就要从东阳赶到香港总部开会。雪岛的美术才华,很受南益集团几位老总的器重。有的老总在外地出差,见到好的宣纸,也要买回来送给他;有的老总在出国途中,看到有参考价值的画册,也会带回来给他。南益集团对雪岛在艺术上取得的每一项成绩都很重视,认为南益人的荣誉也就是南益集团的荣誉。雪岛说,这十来年,他在艺术道路上有所进步,能够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得益于南益集团给他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让他可以安静地进行国画艺术的探索。他们在广州美术学院的5名同班同学,目前,只有他和另一位在江苏省国画院的同学还在从事美术创作。虽然南益集团老总早就说过,随时可以帮他举办个人画展,为他出作品集画册,但雪岛还是想再画几年,搞成几个系列作品,绝不为了出虚名而草率行事。对了,雪岛是他的笔名,他的本名叫何时俊,我市横店镇人。雪岛说,他喜欢安静。雪岛,不就是一幅安静优雅的画吗?

图片 1

图片 2

嘉宾剪彩

德化清溪

走进展厅,巨幅的齐白石老人肖象,牢牢地占据了观者的视觉中心。高188厘米、宽110厘米的幅面,是雪岛首次尝试。而更多的人物国画,则让熟悉他的画界朋友惊异:“没想到以花鸟画见长的你,人物画居然更具神韵!”

图片 3

“我想突破自己。”雪岛笑着解释——突破,是雪岛此次画展的最大特点。

居高声自远

说是突破,在人物画上,雪岛其实是“回归”。“我在广州美术学院就读时,专攻人物画,只是毕业后转向了花鸟小品创作,所以人们淡忘了我的‘本业’。”说起来,雪岛的人物画水准并不逊于花鸟,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创作的《金正日肖像画》就被国家领导人赠送给金正日,此画作现被收藏于金日成父子礼品馆。此外,在创作花鸟小品间隙,雪岛也零星创作了一批新疆人物画,均被市场看好。他于当下重拾人物画,除了不愿荒废本行,更是希冀通过人物画的创新,让人们重新审视自己,“就像一位演员,如果他饰演的角色被定性为某个戏路,就很难有更大的发展。我想,通过这一年来我创作的人物画,大家也能发现我正在拓宽画路。”这幅《齐白石大师》,雪岛以大师晚年时的黑白照片为范本,以工笔写实的技法,把人物脸部的肌理表现得非常逼真,对光线的到位把握,使得人物脸部呈现出极强的立体感。而他娴熟的线条驾驭功力,又把大师的美髯处理得繁而不乱,疏密有致。这使得人物画跳脱了寻常写实,避免了把画作变成“照片”从而导致艺术性缺失。

图片 4

同样的技法还在人物画《维吾尔族老人》中得到了体现,老人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被细心捕捉精心呈现,甚至连皱纹里的污垢都给人以真实的触感。“新疆少数民族题材在传统国画中一般是粗线条勾勒,只求神似不求形似。但这些少数民族脸部五官立体,非常适合把西画的光影色彩和国画的线条墨韵结合起来进行表达,使人物的形神都能表达到美的极致。”像《帕米尔新娘》,雪岛在精细描画女性脸庞和头饰的同时,虚化了其衣物,把人物的妩媚表现得极具风情。业内人士评价“对新工笔画表现语言进行了新的探索”。

朦胧树色隐月光

回归之余,雪岛致力前行,探索全新题材。他的新作《留得松声入梦来》就以传统中极少入画的松果为对象。在细致的观察下,他发现松果一些不易察觉的结构和纹理之美,遂以工笔双勾技法在灰色生宣纸上把松果描绘得朦胧而空灵。在写意画常用的生宣纸上,以工笔手法表现画作主题,很多画家会因慑于水分和墨汁的比例难以把握而不敢尝试,这却成了雪岛的独门秘技。他的《满林飞雪万山迷》再次把线条勾勒与意境表达在生宣纸上展示得淋漓尽致。而《山居秋暝》、《风动闲云卷》等,则逐渐加大了写意技法比例,使作品更显空濛淡远……

图片 5

这些精致唯美的画作,让雪岛这一年来饱受折磨。“常为构思画作而伤神,如果未能找到突破口,整个人吃饭、走路时都陷于迷迷糊糊的状态,甚至不吃不喝躺在床上仿若生病。”而一旦灵感突至,他又会连续画上15个小时,直到凌晨3点。这种痛苦的探索,带给雪岛的是成功突破的幸福,是一室吟唱着诗性的佳作。

一池秋水闹风荷

秋日香江,银鳞腾跃。10月29日下午,位于铜锣湾的香港中央图书馆,迎来了首位在此开设个人画展的东阳人——雪岛。近50幅画作,构成了一个静谧悠远的空间,沉浸其中,不禁为画作散发出的唯美气场所震慑。

图片 6

这位43岁的画家,显然没料到人生的画卷能铺展到香江之畔。算起来,今年是他正式步入画坛20周年,但峥嵘气象已露,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内的多国政要都收藏了他的作品,更多的人则持币待购,将他的作品视为本世纪极具升值潜力的收藏对象。

青花梅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