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官网 > 舞蹈 > 舞蹈大师陈爱莲专访:西班牙人叫她“卡门”
舞蹈大师陈爱莲专访:西班牙人叫她“卡门”
2019-12-26

图片 1

早上九点半赶到陈爱莲下榻的深圳凯宾斯基宾馆的时候,她已经在练功了。

图片 2

资料图 一味追求翻转跳、柔软度这些难度动作,忽略了舞蹈本身的内容和表现力。每天坚持练功的陈爱莲说,舞蹈是恒久的艺术。我的舞蹈生命没有尽头,如果现在不让我跳舞,就是等死。 舞蹈发展:感受更为重要 2个半小时的讲课,陈爱莲几乎没有休息,她边讲边跳,转圈、立腿都不在话下,很难相信眼前拥有曼妙舞姿的女子竟已年过七旬。谈起舞蹈的起源和发展以及中西方舞蹈的差异,陈爱莲如数家珍。而她也表达了对现在舞蹈发展的担忧。很多比赛里,选手们拼命注重高难度的舞蹈动作,比谁翻得多,比谁跳得远,却放弃了内容,忽略了这个舞蹈能带给观众什么样的感受,这是眼下舞蹈发展的一个弊病。杨丽萍的孔雀舞为什么让人记忆深刻,她没有任何炫技的成分,舞蹈极具表现力,完全是写意化的表演。陈爱莲说,舞蹈演员不否认要有过硬的技术,但这并不是一个优秀舞蹈家的唯一评判标准。我们只有清楚舞蹈真正的属性,才能更好地驾驭它。 身份切换:舞蹈从不缺失 除了常年活跃在舞台上,陈爱莲还要教课,做编导,整理舞蹈教材,当校长。她说自己每天的生活十分忙碌,就是在不停地切换,但舞蹈从来不会缺失。从1997年我复排大型民族舞剧《红楼梦》以来,到现在这部剧我演了有200场了,恐怕我是全世界舞剧女主角中年纪最大的了。 陈爱莲说,舞蹈演员的艺术生命可能很短,但舞蹈的生命力却很强。现在有些年轻舞蹈演员,比较心浮气躁,受商业化或个人观念的影响比较大。但舞蹈这门艺术靠短平快是绝对不行的,它是一门恒久的艺术,需要反复的锤炼。 青春秘诀:活着不动不行 有着62年艺术生涯的陈爱莲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休息。生活中颇有些孩子调皮劲的她会突然劈个叉,小露一手,把身边的人吓一跳。我现在还能跳《蛇舞》,身体还十分柔软。陈爱莲说,自己平时很关注舞蹈方面的动态,舞蹈类的电视节目也看了一些。我会从里面发现好的舞蹈演员,也确实看到了不少好演员和好作品,但是我想说,还是要回归舞蹈的本真,有些其他门类的东西掺和进去不太好。 当问及保持活力的秘诀时,陈爱莲笑了。就是干活,就是活动,活着不动不行。一生献给热爱的舞蹈事业,陈爱莲笑称自己从没想过退休。如果我休息了,那就是等死,人总要做些有意义的事,人生才不会觉得空乏。(文章作者:权静姝)

那天中午,她要在一个2000多人的午宴场合表演维族舞蹈《打鼓舞》。六十七八岁的人了,一回眸一转睛,满脸的娇憨让记者一惊,那是一种刹那间令人心动的功力。老太太也不跟人客套,任记者拍照。在狭窄的客房里练了几个倒踢紫金冠后,叹口气说房间小了,让记者帮着她把沙发搬远一些。

资料图 我就是要告诉大家,艺术的青春究竟能有多长。这是陈爱莲坚持下去的理由,现在的舞蹈演员都像流星似的,还没升起来就落下去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用了10年功才磨练出来的舞蹈跳一两年就放弃了,难道不觉得可惜吗? 陈爱莲非常理解人们对她的质疑甚至非议。许多人说她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里抱孙子颐养天年,还在外面扭来扭去的。对于这种说法,陈爱莲惟一的答案就是你去看我的舞蹈,然后再说。 古巴宣传部长看了陈爱莲的演出,说:古巴有两宝,一个是雪茄,另一个是在20世纪30至60年代统治世界芭蕾舞坛的阿里西娅阿隆索,而陈爱莲就像古巴的国宝一样珍贵。 陈爱莲觉得这是一个观念的问题:60岁的老年痴呆、80岁的姜子牙拜相我们都见得多了,关键是你选择做哪个。国外的舞蹈大师哪个是二三十岁的?乌兰诺娃来中国演出的时候也年过六十,还是震撼了我。人们对舞蹈有一种误解,认为越难的动作越好,但是如果那样的话舞蹈和艺术体操、杂技有什么不同?艺术的魅力是要靠年轮来积累的。 但是,艺术又怎么克服年轮的侵蚀呢? 陈爱莲又搬出了鲁迅先生的名言失掉了现在,也就没有未来。这句话印在所有的宣传资料上,也刻在爱莲舞校的墙上。 她说:年轻人不能没有理想,不能没有坚持下去的信念。 陈爱莲将这种信念融入自己的舞蹈。在这场公益演出中,除了她的传统剧目《春江花月夜》、《繁漪》外。还新编了一个叫《时光》的剧目。讲述的是一个叫叶子的女孩回忆自己与恋人经历的初恋、热恋、分手到死亡的过程,象征着春夏秋冬四季。当来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另一对恋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春夏秋冬、生老病死。这就是时光,是生命生生不息的表征。 带着这样的理想,陈爱莲在1997到1999年个人出资复排了大型民族舞剧《红楼梦》,演出40多场,并代表中国参加了1997年中国歌剧舞剧年。 80岁还没停止舞步的艺术家贾作光说:你们不要把她当一般人看。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为了回答记者对她能力的质疑,陈爱莲一转身把身边的一个女演员举到了头顶。 另一种怀疑是这样表达的:老演员霸占舞台,难道中国没有年轻演员了吗?对此,陈爱莲说:我是占了舞台,但绝对没有霸。 很多年没在大舞台上跳的陈爱莲对许多年轻演员未出师先上台、花大钱开个展的风气非常不满。在她的年代里,大多数舞蹈家都是积毕生经验开的个人舞展。 陈爱莲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舞蹈艺术家,是新中国舞蹈事业发展史的一个缩影。她的《红楼梦》、《文成公主》、《春江花月夜》、《牡丹亭》征服了那个年代里对艺术充满渴望的年轻人,赢得过中外舞蹈大奖,被誉为东方舞蹈女神、舞蹈艺术的常青树。 中国人言五十知天命,陈爱莲在50岁的时候开始为舞蹈界培养下一代,她清楚地知道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中国新闻社摄影记者王瑶在她的舞蹈学校拍摄的那张获得荷赛摄影大奖的照片被命名为《力》,体现的就是一个艺术家顶住压力沿着无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的力量。(文章作者:权静姝)

“想采访我什么?人生经历?那30部电视连续剧也写不完,写陈景润的那个作家曾经提出给我写传记……”,陈爱莲一边往食指上戴了一只硕大得有些夸张的装饰戒指,一边到处找手链。离十点的座谈会还有几分钟,她急着要往会场赶。记者告诉她,不用着急,大部分人还没到呢,又问她会议中间能否出来聊一会,她想都没想:“那可不行。人家大老远请我来了,我还有发言。”又说,“别人可以晚到,我可得第一个到。”

直率中带点霸气,认真里有些狂狷,这是记者对她的第一印象。事实上,身兼陈爱莲舞蹈学校校长的她本身就是舞林的一个传奇,也是新中国舞蹈史的一个缩影。

“我是唯一的”

“世界上这个年纪还在舞台上跳的,历史上也就两三个,现在,这么大年龄还在跳的,我是唯一的。”陈爱莲完全是当仁不让的架势。

两个月前的12月8日,她带着她的艺术团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迎来了大型古典民族舞剧《红楼梦》的第500场演出。“最高票价到了200多,演出前还有黄牛党在门口炒票”,舞团经营者陈爱莲一口气报了一串数字,从最低票价比别的演出高几倍,到售票比例,到演出盛况,这个时候的她,俨然是个演出商,与她在舞台塑造的那个“娴静如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的林黛玉形象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12岁开始学习中国舞,22岁在国际舞蹈大赛上独获四枚奖牌,这个纪录至今无人打破,“东方舞蹈女神”的说法从此不胫而走;改革开放后创办了建国后第一个私人舞团,全国各地到处“跑码头”,之后又开设了第一所私人舞蹈学校……这棵“舞蹈艺术的常青树”眨眼间迎来了从艺55周年的日子。

舞蹈艺术家?舞蹈教育家?抑或是……陈爱莲抢着说,还有人叫我企业家呢。问她这三种身份界定她最喜欢哪个,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说:“还是舞蹈艺术家和教育家吧。”

其实,她这几年没少看“商道方面的书,包括领导艺术、为人之道”,毕竟她是陈爱莲艺术团和学校的“投资方”。不过,私下里她还是悄悄跟记者说,要是有合适的舞团经营管理人选,“帮我推荐推荐”。

天空飘落的丝绸

下一篇:没有了